第106章 机关算尽太聪明【万字大章求订阅】(1 / 2)

视死如归魏君子 平层 6550 字 1个月前

(刚写完,本章11000+,有没睡的同学10分钟后再看,我要精修一下,改改错别字什么的,别着急)

第106章机关算尽太聪明【为“阿百川41”、“小七赖美云”、“夜月蝉鸣”、“h_逍遥_f”的累计万赏加更】

魏君替贾秋壑感觉冤枉。

在贾瑛用香火诱发贾秋壑的香火之毒之前,他都没看出来贾秋壑有中毒的迹象。

因为那时候贾秋壑根本就没有中毒。

没有的事情,怎么看出来?

谁能猜到这玩意还能有连锁反应的?

这都是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

这个世界天上的小神仙实力不怎么样,歪门邪道整的也太多了。

魏君很失望。

贾秋壑也很失望。

“你为什么能有香火之毒?”

“父亲您不是知道了吗,我是神瑛侍者。”现在轮到贾瑛笑的开怀了:“父亲您以为我是为了保护魔君才被打落凡尘,其实不是,我不是魔君的心腹,我只是香火神道的背叛者。我知道香火有毒,神王也知道香火有毒,但神王不让我说出来。父亲,你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想往上爬而已。但就算你爬到了天上,那里也不是你期待的仙境。”

“我本来也没有期待仙境。”贾秋壑沉声道:“自从真神开始插手凡间之事后,我就知道天上和人间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有实力才是永恒的。”

“可惜,父亲您并没有足够的实力。”贾瑛一边说话,一边张嘴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那边贾秋壑的状态显然也不好,魏君能够明显看到,他体内的隐疾正在爆发,身边的那些冤魂也在一个劲的往他身体里跑。

如果不能及时制止这种趋势,贾秋壑就真的完了。

魏君很认真的为贾秋壑打气:“贾秋壑,人家都说黑化强三倍,洗白弱七分。你都黑化了,应该不会就这么被贾瑛秒掉吧?”

贾瑛:“……”

贾秋壑听到魏君这样说,咬了咬牙,也不再拖延时间。

本来拖延时间对于他是有利的。

但是现在他中了香火之毒,对于他来说再继续拖延时间下去就不是很有利了。

当然,他也看出了贾瑛的不对劲。

“贾瑛,你这个香火之毒,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吧?”贾秋壑冷笑道。

他没有奢望从贾瑛那里得到答案。

因为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深吸了一口气,贾秋壑的手中出现了一个阵盘。

“天罗维网,地阎摩罗;慧剑出鞘,斩妖诛精;一切灾难化为尘。”

贾秋壑口中念念有词。

下一刻,阵盘之上,出现了一个透明色的小剑。

杀阵具现。

贾秋壑强行压制住了自己中的香火之毒和体内的隐患,爆发出了全部的余力,务求毕其功于一役。

这把透明色的小剑很小。

但魏君却感受到了空间被禁锢。

而他感受到的只是余波。

贾瑛首当其冲,可想而知他面对的压力。

不过贾瑛没有束手待毙。

当这把透明色的小剑来到他的面前,即将要审判他的命运之时,贾瑛全力运转了《饕餮经》。

他的神力全部被禁神阵所压制。

能够动用的只是这一世的修为。

相当于贾瑛和贾秋壑现在都已经是残血了。

尽管如此,这两人的实力对于99%的修行者来说,依旧是一座无法跨越的大山。

贾瑛展现了《饕餮经》吞天噬地的威力。

他明明已经被杀阵定住,动弹不得,但是贾瑛的面前却浮现出了一个黑洞,直接将这把透明色的小剑卷了进去。

与此同时,贾瑛的口中像是在咀嚼什么东西。

只是咀嚼了一下,贾瑛和贾秋壑就同时口吐鲜血。

魏君算了一下,要不是他们是修行者,就他们这吐血量,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

贾秋壑对贾瑛的行为很震惊:“你疯了?怎么什么都敢吃?”

“《饕餮经》,本来就是吞天噬地,无物不吃。另外,生死关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哪有什么忌讳?”

贾瑛展现了让人震惊的狠劲。

不仅如此,在一口吞下了这枚小剑之后,贾瑛得到了一部分身体的控制权。

他具现出了自己的饕餮法相虚影。

下一刻,饕餮法相虚影出现在贾秋壑面前,张大了嘴巴,企图一口将其吞下。

贾秋壑目眦欲裂。

他是想吃掉贾瑛。

不是想被贾瑛吃掉。

“竖子敢尔。”

贾秋壑爆发了全部的实力。

此时已经刺刀见红,两人都已经没有办法留手。

砰!

幸亏这座道观提前布下了杀阵,禁制十分逆天,不然他们交手的余波就足以让这座道观化为废墟,甚至波及无辜。

但是现在,两人只是齐齐朝不同的方向飞了出去。

两败俱伤。

贾秋壑的底牌贾瑛不知道,贾瑛的底牌贾秋壑也不知道。

所以双方都直接残血起步,这场拼杀异常的惨烈。

魏君看的清楚,在同为残血的状态下,贾瑛其实还是不是贾秋壑的对手。

但是贾秋壑体内的问题更大。

打持久战,他很有可能被贾瑛拖死。

很难说清楚这一对父子局,到底谁真的能够笑到最后。

贾秋壑自己也发现了这点。

“幸好,我从来都没有小看过你。”

贾秋壑一边吐血,一边从怀里拿出了一枚血红色的丹药。

看到这枚丹药之后,魏君和贾瑛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

“贾秋壑,你今天死定了,我说的。”

魏君从这枚丹药之中,看到了至少上百条人命。

贾瑛更是直接认出了这枚丹药。

“续命丹,取一百人的心头血,为自己再续一命。贾秋壑,你把这些年在道观伺候你的人全部都杀了,你真的疯了。”

贾瑛之前还在奇怪,贾瑛修道炼丹也是有下人服侍的。像贾秋壑这种豪门出身,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事必躬亲。

但是今天的道观异常安静。

直到现在,贾瑛也没有看到平日里伺候贾秋壑的那些人。

现在他看到续命丹。

他知道了那些人的下场。

贾瑛的双拳握紧,内心被巨大的懊悔包围:“我还把你当成一个人,这是我的错,我以为你会对我动手,不会丧心病狂到对那些服侍了你十多年的仆人下毒手。贾秋壑,我不该让你活到现在。”

“你高估自己了。”

贾秋壑服下了续命丹,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转,体内的那些隐患也暂时停止了恶化的进程。

虽然贾秋壑还没有恢复他的巅峰状态,但是毫无疑问,他现在的情况已经比之前要好很多了。

现在的贾秋壑要杀贾瑛,也不会有什么压力了。

“你如果从前动手,只会死的更快。你从前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依旧不是我的对手。禁神阵封印了你体内的神力,神瑛侍者,你可以去死了。

“伏化天王,降定天一;天地玄黄,阴阳妙法。”

贾秋壑真的修道修出了东西。

以《灭绝经》为根本,辅以修仙术法,现在贾秋壑的实力基本可以十招之内杀掉已经元气大损的贾瑛。

不过,贾秋壑有后手,贾瑛也有。

贾瑛虽然不像贾秋壑那样不择手段,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贾秋壑手中,但是为了对付尘珈,贾瑛多布置了薛将军一手。

这一手,就成为了他的救命一手。

一把方天画戟凭空出现,拦住了贾秋壑的杀招。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一身戎装的巾帼女将。

魏君:“……”

没完了是吧?

怎么还能突然暴兵的?

贾秋壑此时和魏君有共同感。

突然冒出来一个人,这也太作弊了。

不过他和魏君很快都意识到,此人早就隐藏在贾瑛的空间法器内。

应该是准备出手偷袭的。

可惜,贾秋壑老谋深算,让她没找到偷袭的机会。

而她如果再不出手,贾瑛可能就要死了。

魏君不认识这个女将。

但是贾秋壑认识。

微眯了一下眼睛,贾秋壑倒是没有太过意外。

“外甥女,你也要和我作对?”贾秋壑沉声道。

薛家也是勋贵之家,薛将军和林将军的情况其实都差不多,父亲早亡,然后投奔荣国府。

大家彼此都沾亲带顾,贾秋壑是薛将军的亲姨父,所以薛将军此前对于贾秋壑其实并没有太大的恶感。

之所以愿意帮贾瑛,是出于对贾瑛的信任,而且贾瑛其实也没打算让她对贾秋壑动手,贾瑛拜托她的是在他杀尘珈的时候为他掠阵。

但是很显然,贾瑛失手了。

贾秋壑比贾瑛预想中的要更强大,更狠辣。

所以,薛将军不得不站出来。

她不能看着贾瑛去死。

而且最重要的是,贾秋壑真的该死。

看着还在不断变强的贾秋壑,薛将军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了巅峰。

她没有选择虚以委蛇,因为那是对贾秋壑智商的侮辱。

从她救下贾瑛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了会站在贾秋壑的对立面。

所以薛将军直接道:“贾秋壑,你应该被处以极刑,遗臭万年,人人得而诛之。”

贾秋壑笑了:“这些话从林丫头嘴里说出来,我会认为很正常,但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怎么感觉那么讽刺呢?外甥女,你是那种薄情寡性的人,对一切都保持距离,其实你的性子适合修道。不要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若你愿意修行,我甚至可以为你引荐真神。”

他不想和薛将军打。

倒不是怕打不过。

而是纯粹的不想打。

非要让他选,他宁愿选择和贾瑛打,哪怕贾瑛的实力理论上比薛将军强。

但是林薛两位将军都是从战场上杀出来的,这样的人到底有多难缠,贾秋壑很清楚。

如果只凭借表面的实力来看她们,就很容易成为她们辉煌战绩的垫脚石。

薛将军也看出了贾秋壑的担心。

嘴角一勾,薛将军傲然道:“相比于拜真神为师,我更想尝一尝屠神的滋味。贾秋壑,别以为你很了解我。我们不一样,当年战争开启,你跑了,我是主动参的军。让你以为我会和你为伍,是我的耻辱。”

没有再和贾秋壑废话,薛将军直接手持方天画戟就冲了上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

她其实没有能打赢贾秋壑的把握。

论实力,她的绝对实力甚至不如贾瑛。

如果继续拖延时间的话,也许对她还有利。

但是薛将军没有拖延。

因为她知道,拖延时间,就等于她怕了。

一旦气势落入下风,她的实力本就不如贾秋壑,结局就只有败亡一途。

她选择向死而生。

对于一个曾经斩将夺旗军功赫赫的将军来说,勇气是她最不缺乏的东西。

魏君对于薛将军的选择有些赞叹,也有些蛋疼。

“很有勇气的选择,也很正确。”

就是因为太正确了。

所以薛将军还真有了几分能打赢贾秋壑或者平分秋色的希望。

那他就真的死不了了。

这怎么能不惆怅呢?

但凡薛将军没有那么聪明,没有那么有勇气,也许结局就不同了。

所以魏君很蛋疼。

当然,贾瑛没有听出来。

看到将方天画戟挥舞的虎虎生风的表姐,贾瑛有骄傲,也有担心。

不过他也没有忘记魏君。

见贾秋壑已经无暇关注这边,贾瑛对魏君传音道:“魏大人,若有机会,你要尽快离开这里,我表姐未必是贾秋壑的对手。”

魏君也在看着薛将军和贾秋壑的战斗。

他的眼光自然比贾瑛高很多。

只是观战了片刻,魏君几乎就确定了这一战的结局。

他摇了摇头,无奈道:“贾秋壑不能久战,而且怕死,薛将军悍不畏死,以伤换伤,最后大概率也是两败俱伤。”

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对贾瑛来说也不是好事。

不过魏君很快就轻“咦”了一声。

“贾秋壑居然拼命了,有点快啊。”

刚才魏君还说贾秋壑怕死不敢拼命呢。

现在贾秋壑就已经豁出去了。

看样子好像是被薛将军打急眼了。

不得不说,薛将军的方天画戟是真的厉害,一个女将,居然用方天画戟,魏君也是第一次见,开眼了。

不愧是传说中生撕虎豹的薛宝钗。

在卫国战场上和“鬼神莫敌”的林黛玉一起双星闪耀,如果不是从军太晚,明珠公主的那番自愧不如的话还真不一定是谦虚。

这两位女将真的很了不得。

而且以个人实力而论,“鬼神莫敌”林黛玉好像还更强一点,薛将军更擅长的是战略布局和领兵打仗。

即便如此,薛将军此刻的实力也已经让魏君有些惊艳了。

也让贾秋壑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再不拼命的话,他今天真的有可能交代在这里。

“薛宝钗,是你逼我的。”

贾秋壑也开始发狠。

《灭绝经》被他运转到了极致。

“万物灭绝!”

伴随着贾秋壑的怒吼,薛将军的方天画戟直接被贾秋壑单手抓住。

下一刻,贾秋壑欺身而上,但薛将军没有惊惶,保持了绝对的冷静。

唰!

在贾秋壑的灭绝掌击中自己之前,薛将军果断撒手,放开了自己的方天画戟。

然后,一把银色的长弓凭空出现在她的手中,三支黑色的长箭附着其上,无需瞄准,后发先至,三箭齐发,直奔贾秋壑。

以攻对攻。

悍不畏死。

薛将军名动天下的箭法,为她争取到了生机,也破了贾秋壑这志在必得的一掌。

这三箭的时机把握简直妙到毫巅,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这三箭的“实力”。

看到薛将军用箭,贾秋壑瞳孔剧烈收缩,立刻放开薛将军的方天画戟,下意识的启动了瞬移。

方天画戟重新回到了薛将军的手中。

同时薛将军快意的笑声也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贾秋壑,你上当了。”

确实上当了。

薛将军的箭射的太快,贾秋壑下意识就做出了反应。

人的名树的影,薛将军在卫国战争中的成名之战就是三箭定风波,不费一兵一卒,只用手中的银弓黑箭,便率军取得了一场大胜,从此一战成名。

薛将军的神射威名在外,所以见薛将军拿出弓箭,贾秋壑不假思索的就选择了瞬移。

但是刚才那三支箭是假的。

毫无威力。

只是一个幌子,目的就是为了逼退贾秋壑。

贾秋壑的真正实力还是比薛将军要稍胜一筹。

但是卫国战争开始之前,他选择了辞官,从那之后,他就远离了战场。

而薛将军在战场上斩将夺旗,军功赫赫,在兵法和战术上面,已然做到了青出于蓝。

这场战斗,在拼实力,但薛将军将兵法也融入了进去。

这也是很多大将军被人忌惮的原因。

他们的实力未必有多强。

但是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战,他们总是能够发挥出超出自己自身的实力。

薛将军预判了贾秋壑的预判。

她甚至预判到了贾秋壑下一个落脚点。

于是,在贾秋壑警铃大作的同时,真正的三支黑箭迎面而来。

而他,却已经无法闪躲,甚至只能主动迎了上去。

这三箭是在他还没有走位的时候就已经射出的。

他闪了一次,再想闪,已经没有启动时间了。

贾秋壑没有其他办法,他只能硬挡。

但此时薛将军的方天画戟也已经到了。

贾秋壑腹背受敌。

魏君全程将薛将军的战斗收入眼底,尽管他不是很想让薛将军赢,但此刻他也发自内心的赞叹道:“很漂亮的一套组合拳,一环扣一环,让贾秋壑完全沦为了被动。薛将军是一个真正的战斗天才,贾公子,你的纸面实力比薛将军还要更强一点,但是你的实际战斗能力比薛将军差远了。”

刚才贾瑛和贾秋壑的战斗就是纯粹的实力比拼,一点含金量都没有。

不像是薛将军此时的战斗,其中能够拿出来单独细细品味的地方太多了。

这是真正有战斗天赋的实战天才。

贾瑛对于魏君的评价是服气的。

“薛姐姐从小就比我聪明。”

“不仅仅是聪明,这已经是智慧了,还有勇气。这种战斗经验,如果没有战火的历练,没有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是无法积攒到这一步的。你和贾秋壑都是修行者,薛将军不是。看完这一战,我大概明白明珠公主为什么对我说同阶一战朝廷不会怕修行者了。”

确实不用怕。

纸面实力是纸面实力。

但战斗经验也是实力的一种,只是这种东西无法从表面上看出来。

一个是闭关修行修出来的实力,一个是从战场上死人堆里杀出来的实力。

同阶一战朝廷的强者要是能输,那只能说明这个修行者是真正的妖孽。

但是这个世上妖孽是有限的。

正常情况下,就会是薛将军和贾秋壑这种局面。

修行者除非能够一力降十会。

否则但凡差距不是很大,都有可能翻车。

贾秋壑就快翻车了。

不过魏君对贾秋壑还有信心。

贾秋壑还是有翻盘机会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薛将军的箭法和戟法都已经臻入化境,和薛将军拼技巧,贾秋壑真的不是对手。

他只能拼硬实力。

一力降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