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再回骑兵3(1 / 1)

马超趴在战马的背上,感受着身下伙伴起伏的步伐,微微的调整着自己的姿势。避免自己为伙伴造成更多的掣肘。骑兵,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胯下的战马,一个优秀的骑兵,战马在他心中的地位,是远远的高出于任何人的。

骑兵的战斗力,基本上都是依靠着战马支撑起来的。而缺少了战马的骑兵,在有些时候,连一个没有受过训练的农夫都是杀不死的。

量变,终究会引起质变,在经历了两场骑兵之间的生死搏杀,再加上在现实中跟有着骑兵经验的人的请教,在相互印证。终于,在双方交战前的时候,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马超好像感觉到了自己跟战马就是一个整体,不分彼此。

胯下战马的每一次呼吸,心脏的每一次跳动,身躯的每一次欺负,都感受的无比清晰。根本不需要多余的命令,只需要自己的心念一动,战马就自然而然的按着自己的想法做出了改变。这种感觉,令马超无比的迷醉。

不过,只是这么短短的一瞬,马超他们就与对冲的日军碰撞在了一起。这一次,马超则是率先出击,将与自己对阵的日军一刀枭首,斗大的头颅冲天而起,脖颈的伤口处,鲜血被强劲有力的心脏,给直接冲向了天空。东洋大马载着已经失去了头颅的躯体继续向前奔驰,为这片战场,下起了轻柔的血雨。

在消灭了第一个敌人之后,马超继续充作刀尖,不停地左劈右砍着,为自己身后袍泽们努力的开辟出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

锋利的马刀借着战马的速度,是砍到就死,碰到就残。马超骑在战马上,紧握战刀毫无章法的左劈右砍,十足的新手一枚。

可是错有错招,小鬼子的骑兵还在准备按照之前训练的套路跟马超大战三百回合来彰显自己的勇武的时候,就看到马超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直接是刀刀直奔脑门,顿时慌忙提刀抵挡马超的战刀。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不外乎如此。

对决之时,最忌胆怯。小鬼子此刻提刀抵挡已经是来不及了。当马超的战刀已经劈到脑门上的时候,他手中的刀才将将提升到胸口。随后就觉得脑门一疼,后面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马超一刀劈掉了小鬼子的半个脑壳之后,就杀透了小鬼子的整个队伍。向前冲出去了几十米后,马超降低战马的速度,缓缓的停了下来。

听着胯下的战马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马超也是神同步一般的喘息不已。在回转马身,再次面对小鬼子后,看着散布在战场上的双方尸体,基本上都是小鬼子的尸体,己方的人员,寥寥无几。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小鬼子,你们的骑术是猴子教授的吧!!!”在至少砍死了两个小鬼子后,顿时觉得小鬼子也不过如此。精神不再紧绷的马超这时候也是胆边生毛,直接站在马上,指着小鬼子肆意的叫嚣着,神情张狂无比。

“哈哈哈哈,可不是猴子教的嘛!你看看,他们坐在马背上,可不像是大马猴子怎么地。哈哈哈。”大胡子也在后面配合着喊道。

“哈哈,小鬼子们,赶快跑回家找猴子在学两年吧,在马背上玩刀的本事,你们还差得远呢。哈哈哈!”

刚刚的这一波交锋,马超他们这一支五十人的队伍,在与小鬼子二百人的队伍拼杀之后,还剩下了四十余人,基本上还维持着之前的队形。

反观小鬼子,开战前密密麻麻的二百余人,显得十分的拥挤。而此刻,之前拥挤的队形已经稍显稀疏,不少失去了战友的战马夹杂在队伍之中,十分的显眼。

日军骑兵指挥官小野田键一郎,听着马超他们的叫嚣,脸色阴沉无比。

“粗俗的支那人!!!”心中咒骂不已的他很想大声的骂出来,用以回应马超他们的叫嚣,好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可是作为贵族的他,所接受的教育让他无法做出如此低俗的举动。

更何况,自己这里足足有二百余人,而对面只有五十人左右,四倍的兵力差距,却打出了一个至少是五比一,甚至其七比一的伤亡比。

要知道,他们地战马可是经过优良选育后的战马啊,手里的马刀,也是帝国兵工厂特别定制的,其质量,甚至比帝国军队中中下级的军官配发的指挥刀都要好处不少。

而对面呢,骑着的是矮小粗壮的蒙古小马,除了耐力之外,其他的不论是力量也好,体重也好,肩高也罢,都无法跟帝国的军马相比拟。手里握着的,也是粗制滥造的马刀,放在平日中,小野田键一郎看都不会看一眼这样的垃圾,免得污了自己的眼睛。可就是这样战马,这样的兵刃,却打得他们满地找牙,这让这群自诩为帝国勇士的他们情何以堪!

小野田键一郎想到这里,脸色被憋得通红通红的,跟猴子的屁股有的一拼。

“进攻!!!”小野田键一郎无法忍受这样的嘲讽,不论是马超他们的言语还是战场上的己方尸体,这都让小野田键一郎无法忍受。羞愧非常的小野田键一郎高吼了一声进攻,就一马当先的当做锋矢,向着马超冲锋而去,他对着这个最先开始叫嚣的中国骑兵,恨之入骨。

·······················

“骑兵连,进攻!!!”看着对面已经发起了进攻,马超也再一次的喊出了那句令人热血沸腾的口号,胯下的战马在听到之后,马蹄奋力的在地上踏出了小坑,拼尽全力的推动着自己和背上的战友向着敌人冲去。

马超这一次依旧跑在队伍的最前面,准备继续延续刚才的战绩,用自己手中的战刀,饱饮鲜血,横推强敌。而他这一次的目标,就是对面那个当做锋矢的小野田键一郎。

刀光闪过,两骑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