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冬雨·10(1 / 1)

马超他们穿着雨衣,藏身在房屋的屋脊后面,只漏出了眼睛观察着下面的情况。在看到小鬼子们已经开始向外搬运粮食后,就慢慢的向下移动着,直到离开了屋顶,躲到了房屋之内,就静静的等待着最后一场演出的开幕声。

听着雨水顺着瓦口流到地面时,那哗哗的流水声音,马超在心中默默的计着时,期待着自己预想之中的那两声巨响。不知道是自己数的快了,还是手榴弹出现问题了,马超预想之中的爆炸声迟迟没有出现。这让马超的心中出现了那么一丝不好的预感。

跟大家说一个很有意思的笑话,那就是在国民党最初组建的那几个德械师,除了身上的军装之外,全部都是进口的!包括头上的钢盔和手榴弹。很多人都在说,德国人在二战期间对中国怎么好怎么好,耳濡目染之下,大家也就爱屋及乌的觉得二战时期的德国对待中国的态势是一种友善的态度的。请注意,这里的德国人所代表的的只是个人行为而已,如在南京大屠杀中保护了大量国民的拉贝医生等人,但这并不是德国这个国家的态度!!!

但是,请问,除了小说以及之外,有那本书明确说说出了希特勒是对中国抱有友善的态度的。包括希特勒自己写的《我的奋斗》这一本自传,都没有说过。想什么说希特勒在奥地利维也纳报考维也纳大学美术学院期间受到过中国家庭的无私帮助,那更是子虚乌有!

要知道,希特勒的父亲是一名在海关工作的文职人员,就是公务员。这种家庭长大的希特勒跟家境贫寒有何关系。再者说,希特勒穷困潦倒的时候是在他的父母都已经去世,自己考取美术学院失败以后的那一段时间,可是那时候,希特勒已经成年了。可是段子是怎么说的呢,说的希特勒自己童年在奥地利生活的时候受到的帮助,这就是一个根本无法辩驳的冲突。

而在史料记载中,希特勒对中国发表的看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一九三零年代初的时候,受蒋介石、陈立夫派遣,中国人刘伯谦访问了德国并见过希特勒,希特勒与刘伯谦一见面就说,中国的国土面积虽然很大,但却是个不值一提的国家,而德国值得中国学习的东西太多了,他们应该在这里多待一些时间。然后希特勒又将话题一转:中国什么都不行,只有一本书还不错,而且在他心中还很神圣,那就是《孙子兵法》。

列位看官,此处注意!希特勒说中国国土面积虽然很大,但却不值得一提,唯独值得一提的就是《孙子兵法》,真的不知道希特勒是在赞扬中国还是鄙视中国,傻子都能听得出,希特勒看不起中国!

况且,当时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说句难听的,就跟今天的伊拉克,叙利亚差不了多少,而中国人,更是一种蒙昧,愚蠢的代名词!说句不好听的,当你认识的人若是中间有这么一个十分弱小的存在,你会对他推心置腹,不计代价的帮助他吗?不存在的好不好,狮子的朋友只会是狮子,而不是绵羊!而中国,在列强的眼中,就是绵羊。而德国,哪怕经历了一战的失败,那也是一头狮子!

至于德械师跟德国教官团的存在,那只是贸易合约和德国为了保证军队战斗力的产物而已!现代的武器装备,钨是必不可少的一种矿石原料。但是,一战之后的欧洲各国,始终对德国抱有戒心,所以根本就不卖给他钨矿石。无奈之下,德国只好把目光转向了中国。

再加上,作为一战战败国的德国,在《凡尔赛条约》的限制下,必须对国内的军队进行裁撤,这样一来,大批量的职业军人就陷入了失业的状态,但为了保证军官们的战斗力,德国就将其向外界各国派遣,以教官团的行事活跃于战场之上,保证自身的战斗力。

同时,他们还担负着向各国推销德国武器的任务,用海外的订单,用以保证各个兵器工厂的生存!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德械师和德国教官团的原因。

当然,德国生产的武器确实是相当优秀的产品,对比国内生产的武器质量,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而像什么在与日本开战之前,德国同情中国,而紧急向中国运送了大量的武器装备用来加强中国的战斗力这种事情,更是子虚乌有的存在。

那是德国为了防止中国在开战之后,取消订单,从而退款而采取的紧急措施而已。毕竟,已经吃进嘴里的肉,哪能那么简单的就让他跑掉啊。所以,有此行为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马超,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一点。最开始的德式手榴弹,已经在四行仓库保卫战的时候消耗殆尽了,现在,他们用的是国内仿照生产的手榴弹。这种手榴弹的质量,虽然已经比最开始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像什么拉线直冒烟,不爆炸。或者爆炸,也只是炸成两半的事情比比皆是。所以,有时候,这种手榴弹,就是一个大号的锤子!想要他按照设想的那样爆炸,全凭人品!

等待了许久之后,都没有听到爆炸的声音,马超知道,最后的作战计划已经可以宣告失败了。看着屋外的冬雨,已经开始渐渐的小了。马超对着其余三人说道:“准备撤退吧,计划失败了。”说完,就向外面走去,准备趁着小鬼子们抢救粮食的机会,离开这里,以免被他们发现。

羊拐他们三人在听到了马超的命令后,十分诧异的面面相觑。毕竟,在他们看来,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的好好的,怎么就忽然失败了呢?毕竟,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存在啊。若是在今天没有把这些小鬼子彻底解决的话,在后面在想如此轻而易举的解决他们,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