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后方(1 / 1)

羊拐他们三人在搜寻完村庄大部之后,不约而同的集合在了一座紧闭大门的房屋之前。听着里面传来的呻吟声,三人默默的对视了一眼后,找的了一个相对隐秘的角落,配合着翻墙而入。

在进去之后,房间里的呻吟声听得更加清楚了。房间里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小鬼子。有的还在捂着伤口,在不断的呻吟着。有的,已经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看样子,是没有挺住,已经一命呜呼了。

在对着院子搜查一圈之后,没有发现任何守卫的存在,三人这才放心大胆地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来到了房间之内。

房间内还活着的小鬼子,在看到这三人穿着与自己相同的雨衣,还以为是自己的同袍,面向他们伸手求助着,只是在看到三人从身上掏出了各自的三菱军刺之后,才知道这三人是来者不善啊。

尤其是在看到他们,对每一个经过的伤员都要捅上那么一下之后,求生的欲望,支撑着这些小鬼子伤员艰难的向着对方在一边的武器爬去。只是,这些只是无谓的挣扎的而已,爬的最快的那个,也不过只是爬出了一米多的距离,就被三菱军刺给死死的钉在了地上,就此了账。

随着刀子三人清理完毕最后的小鬼子之后,也就宣告着他们四人,在毫无损失的情况下,全歼了小鬼子的这只后勤中队!这个战绩若是可以宣传出去,绝对会在社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君不见,平型关大捷只是打出了一个六百比一千的伤亡比例,就已经让全国各界人士们振奋不已。那这个打出了零比二百的战损比的战役,若是被他们知道后,恐怕造成的反响,更加的巨大!

只是,福祸相依,倘若把他们的这个战绩宣传的满世界都是的话,那么作为背景板的一方,恼羞成怒的小鬼子们绝对会对他们不死不休!更何况,这里现在已经是敌占区了,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继续隐藏在黑暗之中,这才是王道。

····················

重庆。

虽已是冬天,但重庆的日常温度依旧在五到十度之间徘徊。只是,由于连日的阴雨,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城市管理部门,每天早上都可以从屋檐下,桥洞中等可以躲雨的地方发现被冻死的尸体。

蒋介石临时办公室内,用于取暖的壁炉中火焰燃烧的正旺,让整个办公室内感受不到丝毫的寒冷。

“南京,现在怎么样了???”一袭长袍单衣的蒋介石,手里端着一杯热茶,站在窗户边上,看着下面正在换岗的哨兵,悠悠的问道。

陈布雷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在听到蒋介石的问话之后,思索了一下说道:“截止到目前收到的信息,最先成功撤出的部队是属于粤系的第六十六军和第八十三军,在军长叶肇和邓龙光带领下向正面突围,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成功突破日军包围,其中第一五九师代理师长罗策群战死殉国。”

“此后第七十四军一部大约五千人以及第三十六式也从煤炭港乘船过江,第八十八师一部和第一五六师在下关乘自己控制的木船过江。只是第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失踪,可能,也已经战死殉国了。”

“剩下的部队,暂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只是,从长江下游地区传来的情报上说,在长江的江面上,随处可见我方军民的尸体,在一些水流缓慢的地方,尸体完全遮盖住了水面,据推测,南京城中军民,已经遭到了日军的毒手。”

在听到陈布雷的叙述后,蒋介石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握着茶杯的手上,青筋也微微暴起。此刻,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南京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通知戴雨农,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搞清楚南京城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蒋介石转过身对着陈布雷说道。

“是,委员长。”陈布雷说道。

“对了,布雷,谢晋元他们现在到哪里了?”不知怎么的,蒋介石忽然想起了谢晋元他们,对着陈布雷问道。

“委员长,他们已经在今天早上达到重庆了,目前正在军营之中修整。据说,再来的路上遭受到了日军飞机的袭击,损失惨重。”陈布雷想了一下后,对着蒋介石说道。

“这样啊,那你带我走一趟吧布雷,对他们表示一下关心,顺便了解一下他们的具体情况。”蒋介石想了一下后,对着陈布雷说道。

“我明白了,委员长。那您还有什么吩咐吗?”陈布雷表示自己已经清楚,问道。

“没有了,你去忙吧。”蒋介石说道。

“是,委员长。”陈布雷说完,就静悄悄的离开了蒋介石的办公室。

“呵,好冷。”陈布雷一走出蒋介石的办公室后,就被无孔不入的湿冷气息给刺激的打了一个寒颤。身后的随员紧忙把手里拿着的大衣披在了陈布雷的身上,这才多少让陈布雷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走在院子中的道路上,连绵的冬雨不断地落在了树叶上,发出了沙沙的声音。陈布雷不禁驻足观望,抬头望着被雨水清洗后,焕然一新的大树,陈布雷感叹道:“都说天府之国如何安逸,可是在安逸的地方,再碰到这纷争乱世,也无法偏安一隅啊。”

说完,就打着伞,顶着阴冷的冬雨,慢慢地向外走去。

距离重庆东南十几公里外的一座山脚下的仓库中,已经驻扎在这里的谢晋元他们并没有休息,而是在派出了警卫之后,剩下的所有人都在忙碌着修补住所屋顶,清理屋内垃圾。就连杨蓉也不例外,在帮着一起捆扎着茅草。

现在的重庆,已经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了。自打日军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开始,北方的那些名流富豪们,就纷纷南下,以躲避战火,而作为天府之国的四川,就是他们的选择之一!而重庆,在蒋委员长入住之后,自然是逃亡人士的首选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