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九章 兵围!!!(1 / 1)

“嘶·········”听到了朝香宫鸠彦亲王的话后,中尾利兵卫稍微一思考,登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诚然,就如朝香宫鸠彦王的所说的那样,从骑兵中队出来之后,最好走的大路是通往另一个方向的。而通向这里的道路,虽然也算宽敞,可是跟大路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不可能说,那些战马在发狂之后,就违背了自己的本性,没有选择更好驰骋的大路,范围选择了这一条不甚好走的道路吧。好吧就算是领头的战马发了疯,在种种原因之下选择了这一条路。但是,就这条路上,可是有着好几个角度颇大的拐弯处的。

已经彻底发疯的战马难不成还会选择减速吗?再退一万步讲,就算是领头的战马提前发现了这里的情况,进行了拐弯。可是在后面的大群战马,总不能在这里一点损失都没有吧。那么,最后的结果就只有一个,有人在控制它们!

那么,在参考它们的路线,就可以很明显的得出一个结论,这件事情,哪怕不是约翰拉贝他们做的,但是与他们也绝对有一定的关系!

况且,华中方面军司令部距离这一条路线可并不是很远啊,若不是用来防守司令部的部队反应迅速,提前设置好了路障,将这些战马引导到来其他的道路上。谁能够保证,它们会不会直接冲进来呢?

这么设想下来,就会发现,在这里面有认为操控的影子。那么这个影子是谁?联想到之前第五旅团的事情,马超的名字也就呼之欲出了。

既然现在无法得知马超到底在哪里,那么,就先沿着安全区这里开始调查,相信总会有一定的发现的。

“我明白了,亲王阁下。我这就去下达命令。包围安全区!”中尾利兵卫再明白了这一些之后,立刻立正说道。

“嗯,中尾君再去下达命令之后,就去骑兵中队,命令那些今晚值班的士兵和那些照顾马夫们,全部自裁谢罪吧!骑兵中队所有军官,全部降职一级!以儆效尤!”朝香宫鸠彦王看到中尾利兵卫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又下达了这一条命令!

朝香宫鸠彦王虽然到现在为止,没有在骑兵部队任职的经历。可是作为皇室子弟的他,怎么会不清楚战马的饲养呢。马无夜草不肥这可不是一句空话,尤其是对于战马来说,白天的时候,基本上是吃不到任何东西的。

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由马夫对它们进行饲喂。所以,不论是战马炸群也好,还是被人偷走的也罢。在那个时间段,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么,这些喂马的马夫们难辞其咎!被处理掉,已经是一种注定的结果了。

而至于那些本应该值班警戒的士兵们,也没有发现这种事情。可见,绝对是玩忽职守了。这种事情,任何一名指挥官都不会容忍的。更何况是对于日军这种装备比人命更加精贵的地方,因为丢失武器而被处罚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

“嗨!”中尾利兵卫立刻应道。随后就走了出去,按照朝香宫鸠彦王的命令,开始调派部队包围安全区。

························

“拉贝先生,拉贝先生··········”正准备前往居住区的约翰拉贝,刚走进难民聚集地没多久,就听到了有人在不断的呼唤着他的姓名。连忙走出来后,就看到他的司机正在焦急的寻找着他。

“张,我在这里!”拉贝应和了一声后,也想着司机张的方向走去。

“拉贝先生,不好了。日·····日本·······”司机张来到拉贝跟前,喘息着说道。

“发生了什么,日本怎么了?先喘匀气了再说!”拉贝说道。

“拉贝先生,日本人,包围了争做安全区了!”司机张在喘匀了气息后说道。

“这个,我们不是一只被包围着吗?这有什么奇怪的。”拉贝疑惑的道。就在日军占领南京后的第三天,这里就被日军团团包围了起来,除了大门口之外,外面所有的地方,都被日军设上了岗哨。

额,实际上就连大门都是有日军把守的,只是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把守门口的是小鬼子,是日军的宪兵部队。并且,他们只有在白天的时候回来,晚上了人家就会离开,就跟个上下班一样。而且,就跟一个木塑泥胎一样,根本不过问进出的人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不是的,拉贝先生,跟之前不一样的!这一次小鬼子是举着枪来的!而且已经把大门口的位置彻底的控制住了。魏特琳女士和威尔逊医生让我来找你互殴,就已经带着人先赶过去了。”司机张说道。

“啊喝熊老喝!!!(Arschloch,德语的精粹)”拉贝在骂了一声之后,也匆匆的向着大门处跑去。边跑还一边想着,这是有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朝香宫鸠彦王他选择打破了这种默契,再一次的下令包围了这里!

是的,是在一次的包围。之前外围的那些士兵,虽然实质上也是包围,但是他们更多的职责是为了防止有更多的中国人进入安全区里面,可以说是对外不对内的。所以,虽然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在安全区的外面,所以拉贝他们这些人虽然知道事实是个什么情况,但并没有权利对他们选择说不,只能听之任之。

“难道,小鬼子他们,是发现了什么吗?不会的,那些衣服,马他们已经拿走了,难道还有其他的情况发生了吗?上帝啊,求你保佑这里的这些人吧,千万不要让那些该死的日军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了。”拉贝一边思索祈祷着,一边奔跑着。直到他来到大门的时候,发现目前还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后,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你们要干什么!!为什么要阻拦我们出去!!!你们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