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一章 狗(1 / 1)

正当马超还在紧急思索怎么办的时候,那对日军已经走到了马超的跟前。只是,有些令马超意外的是,这些日军,只是在对马超行了一个军礼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这里,根本么有任何想要和他交流的意思。

而马超虽然心中疑窦丛生,但是也没有任何打算去问一下那些日军是个什么意思。只能绷着一张脸,向着外面走去。

只是,这一路上,马超的疑问是更加的大了。碰到的所有日军岗哨,巡逻队等等等等。再见到了马超,并走到他的跟前之后,都立马变得十分的难受。好像,马超是一位令人敬而远之的存在一样。

直到,马超听到一个小鬼子发牢骚一般的说道:“这个长官刚刚是从粪坑中爬出来的吗?怎么这么大的味道!!!熏得我眼睛都难受的不行!!!”

听到了小鬼子的牢骚之后,马超顿时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上的味道,已经是一个意外所得的保护伞了。这个发现,令马超是又开心,又尴尬!尤其是自己深深的闻了一下之后,那股味道,就像是穿了三年没有洗过的臭袜子,还加上了大粪进行了发酵一样,令马超的脑袋中都不避免的产生了眩晕。

好家伙,这妥妥的是一个人形自走生化武器啊!也难怪那些日军士兵,对于马超都是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存在。没办法,这股子味道,根本忍受不了啊。

在发现了事情原因之后,马超也顾不得许多,立马按照着之前探查的记忆,向着一处军需供应点就走了过去。

来到了军需点之后,马超立刻让日军士兵给他准备热水和干净的军装!看到军需点负责人嫌弃的表情之后,随手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金条扔了过去。这下子,那个军需点负责人里面笑的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哎,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放在那里都是通用的。

躺在盛满了温暖的热水的浴桶中,马超静静的思考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在浴桶的旁边,还有着一盒军用罐头以及一瓶清酒!这是那名军需官为了巴结他,而特地拿过来的。当然,与其说巴结他,还不如说是看在那根金条的面子上。

“滋········”美美的喝下一口清酒之后,在拿起一块罐头肉放入嘴中,这让马超的鼻腔中,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这样的享受,是在是太令人陶醉了。

“真想好好的在享受一会啊!”咽下了嘴中的肉块后,马超轻声的说道。只是,肩上的使命不答应马超继续这么享受下去,外面是不是传来的日军脚步声,也在不断地告诫着马超,这里,并不是能让他安心享受的地方。

在吃完了罐头之后,马超立刻就从浴桶中站了起来。带起的水花发出了哗哗的响声,像是在催促他赶快离开这里。拿起一旁的毛巾将身上的水擦干之后,就立刻穿起了军需官拿来的那一套全新的日军军装。现在,他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了。

····························

紫金山中。

羊拐他们四人在昨天攻击并算是全歼了那一只打扫战场的日军小队之后,就陷入了仓皇逃窜的状态之中。

并不是他们的伪装技术不行,也不是他们行事高调。只是,谁能想到日军竟然在紫金山中是带着军犬的啊!

若不是刀子的反应灵敏,在日军军犬找到他们的具体位置之前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恐怕,这四人早就成为了日军的瓮中之鳖了。可是,现在的情况,虽然四人还没有被小鬼子抓住,但是有了军犬的小鬼子们,如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的掉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并且以极快的速度,追踪而来。这情况,已经持续了整整的一夜了。

“妈的,不能在这么跑了。必须要解决掉小鬼子的狼狗,不然,在这么跑下去,早晚会被小鬼子追到的!”抬着担架的羊拐气呼呼的说道。

“那你说要怎么解决掉小鬼子的那些狼狗,之前好不容易抓了一只兔子,下了药。就指望那些那狼狗能吃了它好一命呜呼。可结果呢,那些狼狗他妈的根本不吃外面的任何东西!就连水都只喝那些小鬼子倒给他们的!”朱胜忠没好气的说说道。

在最开始发现小鬼子狼狗的时候,几人就已经知道,必须要解决掉它们才行。想法设法的搞到了一只野兔子,并在兔子的身上涂抹上了足以致人丧命的毒药,并将它放在了小鬼子的必经之路上,满怀希望的指望小鬼子的狼狗把它吃下去。

可结果呢,那些狼狗别说吃了,连闻都不带闻一下的。就那么视若无物的从死兔子的身边走了过去。这让藏在下风口观察的几人大惊失色!这下子,可要怎么搞啊。

说起来吧,这也算是马超的疏忽。对于这种军犬的反制手段没有交给他们。主要是,在日军的作战部队中,配备军犬的情况实在是太少见了。所以,产生了这种疏忽,也算是正常现象。

“可这也不能什么也不做啊!哎,刀子,你有没有什么主意。”听到了朱胜忠的话后,羊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随口就问向了走在前面的刀子哪里。

“我没有主意,这东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刀子闻言摇摇头,郁闷无比的说道。搁以前的时候,对付那些看家狗,刀子有的是办法,但是终归都是美食诱惑这一类的手段而已。其他的,他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咳咳····,三位,三位,我这里到是有一个办法。”就在这时候,躺在担架上的关成利咳嗽了几声之后,对着他们说道。

“老关,你有什么办法,快说出来听听。”羊拐立马说道。他实在是被那些狼狗搞得够够的了。而朱胜忠和刀子到是没有说什么话,但是也都把脑袋转了过来,想要听一听关成利到底要说些什么。